笔趣vip网 > 科幻灵异 > 神秘复苏:夺取诡画 > 第十七章:被揍
    布满灰尘的教室当中,一张毫不起眼的桌子就这样摆放在教室的角落。

    它在这间废弃的教室里很不显眼,林千望着那张桌子,眼眸微微闪烁:

    「居然隐藏在桌子里面,张羡光藏东西的本事还真不小。」

    来到这张摆放在角落的桌子,林千直接伸手进入了下面的空格当中,恐怖的灵异陡然出现,一条狰狞的裂缝出现在桌子当中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一片片的血迹,浓郁的血腥气在空气当中弥漫。

    灵异开始碰撞,林千眼眸微微眯起,极其刺骨的阴寒从他的身上出现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教室当中的所有桌椅纷纷开始腐朽起来。

    墙壁变得斑驳不堪,桌椅板凳全部开始散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千的身影瞬间变得虚幻起来,桌子上的裂缝变得极其深邃,一股股黑色从其中冒出。

    「小样,跟我比恐怖……」

    林千翘起嘴角,眼中满是不屑,下一秒,林千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教室当中。

    咔嚓……

    桌子碎裂的声音出现,鲜血流淌在整个教室,而就在霎时间,这些血液开始回缩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裂缝慢慢的开始愈合。

    血腥气渐渐的消失在了教室当中,除了那些锈迹斑斑的桌椅和斑驳的墙壁之外,其余的跟之前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之前的模样,如果不去对比之前的话,是这样没错了。

    阴冷消磨殆尽,林千顺利的进入了桃源之地。

    那颗可以吃鬼的树,可能会很好吃。

    一处山村,柳树长青,硕大的桃子挂满的整片桃林。

    翠黄的柿子犹如小灯笼一样挂在树上,梅花与山果花卉争艳。

    美轮美奂,四季如春?

    「还真是跟张羡光说的一样,乱的不成样子。」

    春天的景色,夏天的桃子,秋天的硕果累累,冬天的一枝梅花衬雪景……

    四季归于一处……

    这地方要多诡异有多诡异,桃源?看起来是这样没错。

    但不能细想,否则这里就不是桃源了,而是鬼域。

    道路两边,百花齐发,玫瑰,月季,三月红等等,无一不在此间。

    草木花卉不一而足,平整又不失优美。

    此间春色,不足活人道也……

    林千看着这个村子后山,那里绿树成荫,浓郁的树冠遮盖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那棵高大虬结的狰狞鬼树。

    回想起张羡光对那颗鬼树的描述,林千眼眸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「其身血红,身披猴子甲,根茎似龙蛇,枝干如栋梁,叶化翡翠红玉,食鬼为生,为鬼树。」

    感受着那股子极其诡异恐怖的灵异,在他的眼中,那片山林之上,就如同有一只狰狞的血兽在正咀嚼着一只只的厉鬼。

    那血丝缠绕的眼眸当中充满了饥饿与贪婪和暴力。

    古语有云,上古有大椿,八千年一春,八千年一夏,八千年一秋,八千年一冬,三万二千岁为一岁。

    为神木……

    其貌无人可知。

    林千对于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,有些好笑,大椿,这玩意可不太好惹。

    如果那玩意真的是神话当中的大椿,那他就可以跑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般是不太可能的……

    林千笑了笑,抬步朝着后山走去,神话不可全信……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「这么会!」

    林千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片后山:

    「

    乌鸦嘴是这样练成的?」

    只见那片山林当中,突然激荡起来一片极其恐怖的灵异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就充斥了整个桃源之地,阴冷浮现,令人惊悚的压迫感出现在林千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「来~」

    一个极其稚嫩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林千的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林千瞳孔骤缩,一股极其不妙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「完犊子,踩钉子了……」

    林千的心里瞬间出现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远处红光浮现,一棵参天大树猛然冲出山林之间的树冠。

    血红如玉的枝叶在阳光当中闪烁着红芒,那纤毫毕现的纹路就跟人之筋脉一样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树干上一个个如同猴脸的突起正在肆意的张开着嘴。

    那一条条蜿蜒虬结的条在空中挥舞着。

    恐怖的压迫力再一次的增强起来。

    「美味~来……」

    那道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,林千咽了咽口水,心里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他这次可能要栽在这里了,这玩意比饿死鬼还恐怖……

    「这是吃了多少鬼才变成这样的……」

    林千感受着直接被压制的身体,心里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。

    粗壮如栋梁的枝丫快速的冲着林千袭来,林千看着这恐怖的袭击,嘴角突然咧了起来:

    「不劳烦你动手,我自己来,我可不信被你盯上……」

    说着,林千猛然闭上了眼睛,就在林千闭上眼睛的瞬间,他的身体轰然炸裂。

    血肉在空中便化作了灰烬,然后又从灰烬化作了青烟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林千便彻底消失在了整个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随着林千的消失,那些袭向林千的枝干突然停止。

    然后,无比恐怖的暴乱出现,源头的大树上的枝丫开始变得狂躁起来。

    一根根枝丫拍打在地面上,一片片的树林直接被拍成了碎屑。

    尘土飞扬,整个桃源顷刻之间变得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「食物!食物!美味的食物不见了!不见了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道稚嫩的声音在这片世界当中回荡,它似乎很愤怒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作死也不是这样做的,驾驭了饿死鬼还去招惹那玩意干什么?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?」

    一处道观当中,李淳风看着手中簿子上突然变换了一下的一个名字,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「那小子去那里了?」袁天罡有些古怪的看着李淳风询问道。

    「嗯,去找那棵树了,那小子是真的莽,比叶真还莽,那棵树是他可以见的?」

    「同为吃鬼的存在,他林千才吃了多少只,它又吃了多少只?」

    「两只同类型的鬼碰面,不出问题才怪。」李淳风闭上手中的簿子,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「这个世界上,吾去的,你去的,别人去的,唯独他去不得那个地方。」

    「这就好比,有一只可以吃鬼的厉鬼出现在了林小子面前,你说林小子会不会吃掉它?」

    「这道理是同等的,得亏这小子不是本体去的,不然他不被盯上才怪。」

    「那东西有多小气和执着,你不会不清楚。」

    「在这关键时期,被那玩意盯上,他还要不要举行**了?吾等的计划要不要实行了?」

    「妈的……气煞我也,不行,我得去抽那小子一顿,这气不能白受。」

    看着说着说着就打算起身离开的李淳风,袁天罡连忙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「这不是没事吗,这次就当是个教训,相信他经过这次之后,就清楚有些东西他是不能去碰的。」袁天罡劝解道。

    「靠……那玩意是什么你不清楚?无啊!清静无为的无啊!连神树大椿都被它给同化了,老子厉鬼复苏后的产物,你不清楚它的厉害?」

    「要是林千被它盯上,除非秦始皇放弃镇压那座水银天河和龙城,不然我们谁可以收拾那玩意?」

    「之前这玩意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,吃吃鬼,弄弄花还没什么,要是因为林千这小兔崽子,让这东西出去了,然后连带着把厉鬼源头当中的本体给映射到了现实,那我们搞什么?还实行什么六道轮回计划?」

    「直接就可以宣布放弃了。」

    李淳风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他可以容忍张羡光去实现那什么桃源计划,那是因为这事情确实可行,并且那个时候的饿死鬼弱的跟个鸡崽似的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饿死鬼出现在那玩意的面前,那玩意看都不会看你一眼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了,经过林千那一顿胡吃海塞,饿死鬼成功变成了那玩意眼中的美味。

    不看见还好,那玩意的智慧就只会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睡着。

    可要看见了……

    呵呵……小孩子看到一颗糖,不吃到绝对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那玩意就是这种性格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袁天罡看着第一次如此生气的李淳风,他默默的放开了拉着他的手:

    「嗯,你说的对,那玩意做完我们计划当中最重要的一个节点,要是因为林千这兔崽子让它跑到现实当中,那么我们就可以去玩泥巴了。」

    「所以,我支持你去抽了兔崽子一顿。」袁天罡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,表示支持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淳风没有犹豫,直接用灵异撕开了一个裂缝,从厉鬼源头瞬间来到了灵异之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便开始寻找林千本体的位置,特么的,抽人不抽本人,那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看着离开的李淳风,袁天罡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心里突然就对林千接下来的遭遇感到了同情。

    这小子要有***烦了。

    从认识李淳风到现在,据他所知,李淳风为数不多如此气恼的就两次,一次是李白被人砍死,在一次就是现在了。

    李白那次,如果不是秦始皇出面,谢灵运可能就没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现在谢灵运看到李淳风都触的很。

    「可怜的小兔崽子。」

    想到林千接下来的下场,袁天罡默默的拿起了酒杯,开始慢饮起来。

    却说老宅之前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林千,瞳孔猛然缩到最小,身上的灵异在下一刻鼓动起来,但只是一会便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「椿……神树……」

    林千揉了揉眉心,脑子有些昏沉,未来的自己自杀,这对他的意识稍微还是有些影响的。

    「我的运气就那么好?张羡光去就没事,我去就有事?这是什么道理?难道好人就必须被欺负?」林千眉头紧锁,有些不理解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才刚刚进入桃源,连村子都没有踏进去,就被那玩意给袭击了。

    还什么来……美味的食物……

    他娘的,他林千居然有被当做食物的一天。

    这未免有些太离谱了。

    「八千岁一春,八千岁一秋,三万二千为一岁,真的是椿?可……」

    林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相信的,但那展现出来的恐怖程度却说明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那玩意想吃掉他只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不是他够果绝,直接就自我了断,回归本源,没有想着与它对抗一波。

    不然那玩意可能在吃完那个未来林千之后,就会离开那处灵异之地,来寻找他的本体。

    他打不过那玩意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跑……

    但能不能跑这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「万幸我没有在那个时候犯浑,不然我的麻烦就大了。」

    林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他现在很困惑,明明张羡光都可以全身而退的回来,为什么他不可以。

    就因为他年轻?

    年轻就是美味?

    这是什么狗屁道理。

    「不能去搞那玩意了,想也不要想,有些事情可不是有第二次机会的。」林千心里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「真不清楚,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种恐怖的东西存在,这有些不科学。」

    林千回想起刚才的场景,心里不止是后怕,更是惊悚。

    「光靠吃鬼就可以到达这个层级?还是说特性使然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处时间节点当中。

    一处荒原当中,有一个青年四肢扭曲,脸蛋臃肿乌青,眼睛变成一条细缝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围的荒野四处都是坑洼,一个中年人坐在一块断裂的墓碑上,嘴里抽着旱烟,神情无比的阴沉。

    「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吗?」中年人瞥了眼躺在地上的青年。

    「知道,我不应该去找那颗树。」青年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「知道就好,吾告诉过你,让你不要去找无,你偏偏不听,哪怕你稍微用愿鬼看一下,你就应该知道那玩意是个什么东西。」

    「还有,你能不能动动脑子?诡新娘的影响再严重也不至于让你脑子变成猪脑子才对。」

    「哪怕是叶真也晓得,那玩意不好惹,它存在多久了?哪怕你不清楚你也稍微估算得到,就从张羡光遇到那玩意开始算起,少说也是几十年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也可以吃鬼,你告诉我,几十年能吃多少鬼?」

    「你那里来的自信可以吃掉的他?是谁给你的这个自信?」

    「要是你被他盯上,在**没有开始之前,你怎么跑?跑哪里去?你不会认为可以存在于时间节点当中它就找不到你了?」

    「呵呵……如果是这样,那你算是废了,吾告诉你,在这个世界当中,除了秦始皇谁也干不过那玩意,哪怕秦始皇克制那玩意,对付它也得小心翼翼的。」

    「并且,你看到的只是一个衍生,一个被秦始皇弄来减少灵异之地当中厉鬼的工具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就这样,你都打不过,还想着吃它?」

    林千听着李淳风每一句话,他很清楚,李淳风现在很恼火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太莽差点导致他们出现计划崩盘的情况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则是那玩意的恐怖程度让他们感觉到了棘手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他很清楚,就跟他一不小心弄出林鱼这个变数一样,他也恼火。

    他很理解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但理解归理解,打人净打脸就是他李淳风的不对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好好说吗?

    上来就动手,而且专门还往脸上打,这让他怎么见人?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额……感受着来自李淳风的凝视,林千沉默了了一会,心里默默的接下了下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所以,李淳风揍他没错……换他也要揍。

请记住最新网址:www.biqu.vip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需注册会员)』,举报后维护人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。